废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废文网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9节

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9节

想来一定是痛得厉害才会这般失态,君无涯也知dao自己刚刚说的话颇有些不合时宜。但他看到yan前的姑娘如此痛苦,又恨自己什么都不成,说chu这番话来,也无非是希望对方能够宽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讨厌秦芝芝也不烦她,一dian也不,不像对秦芝婕的gan觉。甚至在此刻,萌发了想要保护她的心态。他也不知dao自己是怎么动了这样的念tou,也许是因为她忍痛qiang自镇定的神se,又或是昨日那明媚温柔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君无涯自己心中也有些混乱,待秦知知吼完后沉默半晌,便也不再jian持,默默转shen,退到房间门kou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yan见着君无涯消失在自己的视线nei,秦知知长舒一kou气,yan中透louchu几分疲惫的神se。她chouchu如影符放在手上仔细端详,思来想去终究是狠狠一咬牙,重重nie碎了符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有dian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怕的不是谢煜台真的死了,而是谢煜台没死,但是她莫名其妙的痛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不能,至少不应该,糊里糊涂的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影符破碎,秦知知但觉一阵飓风裹挟着自己的shenti上xia摇摆,她仿佛深海之chu1的一叶扁舟,在狂风骤浪中shen不由己的浮浮沉沉。

        xia一刻,她的双脚稳稳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失重带来的眩晕gan消失,秦知知缓缓睁开双yan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她应该是在一个存放神qi的大殿nei,周围密不透风,零散的光线从窗棂细fengchu1透chu,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尘埃,显得整ti环境幽暗封闭。各式各样的法qi堆放在大殿左右,正中间放着一面雕花铜镜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就在那面铜镜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微微低垂着tou,墨se的发丝从肩touhua落,衬得一shen白衣如雪,黑的更黑,白的愈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撼天剑剑端抵着地面,直立立的撑着谢煜台。他单膝着地,右手持剑,宛如亘古不变的雕像,不增不减,不生不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看见谢煜台的瞬间,那一阵剜心挖骨般的疼痛又从xiongkou蔓延。秦知知ying生生的咽xiahou中涌上的腥甜之味,轻轻chu声dao:“谢煜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很奇怪,从重生遇到谢煜台后,她就觉得哪里一直很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见过谢煜台淬炼剑意时的凝神专注,见他比剑切磋时的意气风发,见他斩杀邪mo时的jian定果断。毫不夸张的说,只要谢煜台在,他就是众人的主心骨。这世间仿佛没有他zuo不到的事,他zuo到的事倒也不用过多夸赞,不过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再遇谢煜台后,这样的安心gan却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原是觉得因为自己换了个shen份,视角不同。现xia看来,好像不是自己的问题。她觉得……谢煜台好像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秦知知说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叫了谢煜台的名字,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。秦知知心xia一沉,跑到他的面前,有些焦急:“谢……谢仙长!你到底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依然是同样的姿态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跪在他的shen前,微微仰tou看着他的脸,这才发现,谢煜台脸se苍白,丝丝血迹正从他的嘴角溢chu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抓住谢煜台的双肩,有些慌张,她xia意识的晃了晃谢煜台,想要对方给她一个回应。然而秦知知现在的力量小的令人无语,谢煜台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到苏青衣给自己的乾坤袋里还有两颗救命金丹,连忙掏chu一颗来就往谢煜台的嘴巴里sai。可谢煜台双唇紧抿,牙关紧闭,不guan秦知知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将金丹saijin他的嘴中。秦知知恨得牙板yangyang,那条横在谢煜台双目上的白练白晃晃的映在秦知知的yan中,显得她越发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是昏迷了?快死了?还是装死?她看不见对方的yan睛,她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    瞎了就瞎了,zuo什么装神nong鬼的把yan睛蒙上?这样别人怎么知dao他的qing况?怎么跟他交liu?他不知dao这个白练有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特种兵室友强上(h) 漂亮美人ai吃rou【高H合集】 【高H】王女殿下不可以! 湿漉漉的月光(NP) 樱桃汁(校园,青梅竹马,h) 少主和阿箬(1v1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