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废文网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20节

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20节

这事儿好像跟她有dian关系,又好像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要是开kou叫停什么的,又似乎确实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若有所思的看了yan仍站在主殿上的谢煜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解决完一个,有心qing解决xia一个的傅行云也同时看向谢煜台:“你又是什么私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对之前发生的事qing置若罔闻,缓缓dao:“娑婆宗发生之事,有劳傅宗主为谢某证明清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动作一顿,没想到谢煜台是为这事。其实娑婆宗之事并没有闹chu来,娑婆宗的宗主没有chu面,罗睺也没有什么动作,这事似乎已经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chu于为秦知知考量,傅行云还是给归元宗宗主捎了一封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傅行云来说,原也算不上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淡淡答:“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又dao:“只是,此事当日不过几人知晓,不知傅宗主从何得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几人?把罗睺他们去了,所知dao的人不过只有谢煜台和秦知知二人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状似无意的扫了yan旁边沉默的秦知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似乎并不需要傅行云的答案,因为他心中早已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故而此番,我亦需多谢秦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dao为何,当听到这句话时,秦知知心中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谢煜台说“私事”时,她便觉得,对方似乎是为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站在傅行云的shen后,微微低首:“既然是我答应了谢仙长的事qing,自然会尽力办到,谢仙长实在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颔首:“秦姑娘果然是信守承诺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怎么琢磨怎么就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厢裴兰舟见谢煜台在和秦知知说话,趁机走到傅行云shen边低声说了什么,傅行云听后眉mao一拧。

        抬tou再看谢煜台时目光就有几分不善:“你说完了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唇线微抿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倒是忙dao:“谢仙长和我说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谢煜台dao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以为自己chu现了幻听,语气诧异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:“我与秦姑娘的话,还未说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能与谢煜台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挠tou:“那你说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动作一滞,沉默半晌,一字一句:“此事事关你我二人,不便为他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关他们二人?那不就是有关定尸符的事吗?可谢煜台这话说的,不知dao的还以为他俩有多亲近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便为他人知晓。”傅行云直接嗤笑chu声,“那我今日,偏要听听到底是什么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兰舟yan神微动,俯shen在傅行云耳畔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满脸的不耐烦:“让他等一会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兰舟见他如此,便没再劝阻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开kou:“还请傅宗主海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傅行云要是在,他压gen没打算说chu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傅行云怒极反笑:“谢煜台,怎么如此巧,衍琛长老偏偏这时候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衍琛长老便是谢煜台的师父,如今唯一个渡劫大能,他一直镇守裂天变不问世事,怎么今日谢煜台前脚刚来,他后脚就跟过来找自己有事商讨?若是没有问题,傅行云三个字倒着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没有办法,这修仙界谁不要给衍琛长老三分薄面。更何况,衍琛长老前来说是有要事商讨,傅行云是拒也拒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思前想后,他转向秦知知,面上带着笑容,yan神中却一片雪亮:“行啊,正巧前厅有事,我便将这块地方,好、好的留给二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“好”字念的特别重,倒是听的秦知知心tou直ti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煜台,不过一个替shen你都能zuo成这样,我真是为师妹可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心里可曾有过我师妹分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xia一刻,傅行云拂袖站起,脚底生风,从谢煜台shen边走过,袖摆重重的拂过谢煜台的手背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兰舟和裴松舟见师尊站起,看了yan留在大殿的两个人,跟着追了chu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晾在原地的秦知知看着傅行云旋风式的卷走,yan神中还透lou着丝丝茫然,然而傅行云所言却已如疾风骤雨般击落在她的心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心里可曾有过我师妹分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若问谢煜台么,那当然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对这个所谓“替shen”耿耿于怀,最多也不过是因着心tou的三分怜悯三分愧疚,再加上四分定shen符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太上忘qing,忘而无qing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从不觉得谢煜台真的对自己有什么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从前没有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特种兵室友强上(h) 漂亮美人ai吃rou【高H合集】 【高H】王女殿下不可以! 湿漉漉的月光(NP) 樱桃汁(校园,青梅竹马,h) 少主和阿箬(1v1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