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废文网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38节

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38节

“抱歉,让秦姑娘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你已无碍,倒也不必陪我在这等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面无表qing,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qing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如鲠在hou,qing不自禁的皱起眉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你已等不及,想要手刃谢某这一勾结mo族的修仙界叛徒,带来天地劫难的mo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抬yan的瞬间扬起手刀,yan神之中一片雪亮,她毫不留qing的劈向谢煜台的颈后。谢煜台目光微怔,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招,xia一刻便低xiatou去,闭上了yan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好的人,怎么就偏偏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说话就应该好好闭嘴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从来没想过,平日里沉默寡言jin退有度的谢煜台说起话来竟也会如此kou不择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围观了这一场好戏的系统yan见着谢煜台昏了过去,不由得“啧”了一声,又见秦知知劈完手刀后毫无动静,沉默了半晌才慢吞吞的开kou:“虽然但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宿主,你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他妈哭了?你哪只yan睛看我哭了?怎么回事儿啊……为什么啊……呜呜呜呜,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系统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哭的骂骂咧咧就不是哭了?

        劈了人手刀的是你,现在人躺在那儿也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宿主,你到底是为什么哭呢?

        第36章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坐在地上,  呆呆的看着谢煜台的衣角,泪shui像断了个线的珍珠似的,不要命的从yan角啪啦啪啦的hua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瞬间混乱的qing绪涌上心tou,  她qing不自禁,又难以自控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心乱如麻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滋味是真的很乱也很麻。

        酸酸麻麻的落在心tou,  像是有人伸chu手来不由分说的绞着她的心,抓挠了一圈又一圈,  rou的她是心也痛,  肝也痛。全shen无一不痛着,  又无一不酸着。

        shuang是半dian没shuang到,难受是真的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捂着tou,  呜咽声不自觉的liuchu,语声中却多了几许茫然无措:“这是什么gan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陌生的qing绪汹涌澎湃,  她也是真的有dian慌。

        系统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放xia手,猝不及防的想到了自己提起定尸符后,  谢煜台态度的转变。想到自己一直挂在嘴边的定尸符竟然在还没chu娑婆宗地界的时候,就已经完全失了效。可笑她却用这等拙劣的借kou说服自己一定要来救谢煜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没有定尸符,她便不会来救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在心里这么问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隐隐知dao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答案却令她不由自主的gan到恐慌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后面说的话又在无形之中放大了秦知知nei心的恐慌,她脑zi里一团乱麻除了让谢煜台赶紧闭嘴,  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稍稍一会,秦知知便慢慢止住了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觉得自己这qing绪来的莫名其妙,  不自在的挠了挠tou,  又静静的看了会谢煜台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安静的倒在地上,因着受伤,  脸上的肤se是冷玉似的白,  看上去要比平日里更加淡漠疏离,  却也显得更加脆弱单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歪着tou呆呆看了一会便蹲起shenzi,扶着谢煜台ruan绵绵的shenzi,将他的两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系统察觉到她的动作小声问dao:“不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,秦知知xi了xi鼻zi,瓮声瓮气的回答,“先救人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总算没忘了自己要gan1啥来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还ting务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系统沉默了默,继而问dao:“宿主,你难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,又是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的系统也很喜huan问她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蹲在地上认认真真的思考起来,过了一会又认认真真的回答:“以前不觉得有多难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系统追问: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秦知知的声音有些沉xia去,“现在有dian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知dao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有时候她也会觉得受伤,但那会似乎是觉得有dian愤怒,不自觉的轻讽,更多的是“合该如此”,早有所料,所以也不意外,qing绪来得快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却是真的gan到难受,牵牵扯扯,丝丝连连,从心tou扯了gen线chu来,飘乎乎的拽在另一个人的手上,时而吊起,时而揪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她屁gu重重一撅,谢煜台便趴在了秦知知的背上,再使dian儿力气,人就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回来,背谢煜台好像要比陆远dao容易dian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谢煜台生的gao,比陆远dao还要gao上几分,秦知知在他面前简直不堪一提。看着是把人给背起来了,其实两脚就耷拉在地面上拖着呢,能不容易吗?

        好像背了,但又好像没背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就这样半背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特种兵室友强上(h) 漂亮美人ai吃rou【高H合集】 【高H】王女殿下不可以! 湿漉漉的月光(NP) 樱桃汁(校园,青梅竹马,h) 少主和阿箬(1v1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