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废文网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44节

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44节

她看见大树之xia的自己抱着谢煜台的大tui,闭着yan睛睡得昏天暗地,五ti投地。谢煜台就安静的坐在旁边,任由着秦知知枕着自己的tui,只是握紧剑柄的手暴lou了表面上完全看不chu来的qing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事?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难免又多看了一yan,她怎么一dian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转瞬,一段淡忘的记忆从脑中翻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金丹后期时,时不时就要闭关一段时间好稳固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gan1过一件现在看来ting蠢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去归元宗等谢煜台chu关。

        问剑峰不让她上去,因为那是衍琛长老的地盘,且不好上去打扰人师徒二人修行,秦知知就蹲在山脚底xia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峰ding的皑皑白雪不同,山脚xia有一株百年合huan树,又大又繁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坐树底xia一边等一边打坐练功,有时兴致来了也会练一会刀,不过也只有一小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dao一直到第二天,也没见到谢煜台人,说好的chu关呢?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和系统抱怨着,就翘着二郎tui躺在树xia,看着天空中的飞鸟,百无聊赖,一不小心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nuan洋洋的,和着温nuan的阳光,就是touxia面太ying,看来xia次得带个枕tou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睡的十分香甜,等到醒来时她还是没有见到谢煜台,只是原本空空如也的touxia却多了个石枕to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纳闷是怎么回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傅行云都追到归元宗来了,也没心思放在这等小事上,还是老老实实夹着尾巴跟着傅行云回了天同宗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秦知知终于知dao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那时候,谢煜台有来见过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怕是睡得不舒服,碰到谢煜台后就抱着他的大tui枕着,睡得香香甜甜,嘴角的哈喇zi都liu了xia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好看的脸也经不住这么糟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姿势,看的秦知知自己都觉得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谢煜台竟然能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仅能忍受,反而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坐在原地。一开始只是淡淡的看着前方,好似在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稍稍过了片刻,他目光游弋,随后便静静的落在秦知知的脸上,像是蝴蝶煽动翅膀,而后短暂的停歇。

        细碎的光线liu泻,温柔的栖息在他的yan角眉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有清风拂来,chui着树梢枝丫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缓缓抬手,顺着chun风,轻轻拨开秦知知额前的碎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么轻轻浅浅的一瞬,仿若蜻蜓dianshui一般顷刻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悄然离去,像是怕惊扰谁的梦境,好似从未chu现过,只留xia一方小小的石枕tou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秦知知不知dao为何轻轻笑了chu来,唇角微扬,yan睛亮晶晶的,悄然弯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停在原地,也不过那么须臾片刻,随后抬起手ca了cayan睛,又奔向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,你到底隐藏在哪里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秦知知觉得自己快要困死在这无边无际的幻境之中时,她突而路过了一片黑暗,视线nei骤然暗淡,无边无际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,她仿佛站在孤岛之上,看着所有的se彩一diandian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有一种qiang烈的心悸gan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捂住自己的xiongkou,平复着呼xi,向黑暗中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里像是潜藏着什么,蠢蠢yu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一个声音传来,像在她的耳边炸响。那是一个熟悉的女声,说着她曾经听到过的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犹如海妖mo咒,浅斟低yi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煜台,我要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,四周黑暗骤然散去,louchu昏暗的灯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幽闭的室nei,面对面的站着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沅芷发丝散乱,袖角破败,显然狼狈到了极dian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的yan睛还亮着,甚至带着几许冷冷的寒意,靠近yan前的男人。她个zi矮小,更是生了一张小女孩似的脸,可偏偏唇se偏红,极致魅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看看,传言中练就太上忘qing,无qing无yu的剑修谢煜台,你的心到底和旁人有什么不同。”姜沅芷几乎快要贴在谢煜台的shen上,她的唇就在谢煜台的耳畔,似是ca过耳廓,细看又似乎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双yan赤红,一动不动的站着,仿若雕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救她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沅芷摸了摸他的鬓角,手指又顺着他的鬓边划到他的xia颌,jiao笑dao:“那要看看你怎么zuo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面无表qing的推开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特种兵室友强上(h) 漂亮美人ai吃rou【高H合集】 【高H】王女殿下不可以! 湿漉漉的月光(NP) 樱桃汁(校园,青梅竹马,h) 少主和阿箬(1v1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