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废文网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> 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59节

我渣了天下第一剑修后 第59节

“把你的计划告诉我。”秦关楼dao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默默看了他半晌,见他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qing,一时也有些吃不准yan前这人真正的盘算。想来外面的风言风语他都已经听到了,以秦关楼的聪明劲儿定是能想到这就是秦知知他们的计划,瞒是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谁会嫌弃帮手多呢?秦关楼确实个靠谱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秦知知拉开房门:“那你jin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,贺小郎和蒋瑜的婚事如约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蒋瑜已经被蒋府赶chu家门,故而不能从蒋府chu嫁。贺小郎在隔bi租赁了一套小院zi,蒋瑜就在其中待嫁。而又因为这场婚事并不光彩,竟是没有什么人来吃喜酒,只有贺小郎的几个兄弟来撑了撑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院zi中,喜娘替蒋瑜画好了妆面,盖上盖tou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个转脸的功夫,再扶起来时,新娘已经变成了秦知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穿着大红喜服,盖着红se盖tou,被人搀扶着一步一步走chu了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院中,一个小小的轿zi停在那里,挂着红绸,正等着新娘zi的到来。为了能更好的护住秦知知的安全,秦关楼化shen成了其中的一个轿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秦知知上轿时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轻轻碰了秦知知的手一xia。

        起轿――

        鞭炮轰鸣,不知门外是谁叫着新娘zi来啦,她被缓缓抬jin了贺小郎家的院zi。嬉笑声拍掌声,夹杂着窃窃私语,所有的所有,都将秦知知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跨ru贺小郎家门的一瞬间,周围一切声音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像是被剥夺了所有gan官,没有chu2觉,没有嗅觉,没有听觉,顿时投ru无边的黑暗之中,不停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双手一紧,握住藏在腰间的撼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低声dao:“秦关楼?”

        an理来说,就算是君无涯还没有从正厅迎chu来,轿zi旁边还有秦关楼在守着,他不可能如此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又唤了一声:“秦关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面仍然是死一般的寂静,她心中一沉,料想对方应该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怎么会如此,明明刚刚还有那么多声音,若是剑mo真的现shen,难dao君无涯或者贺小郎他们都毫无察觉。即便贺小郎他们没有办法抵御剑mo,君无涯也不行吗?他可是辟谷修为,若是真要较起真来,是要比自己修为更gao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君无涯的琴声也迟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dao从何chu1听到一声嗡鸣,gan觉到有人正打算掀开轿门,就在察觉到对方的意图时,秦知知“刷”的chouchu撼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利剑chu鞘的刹那,杀意破空而ch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手腕旋转,使的却是天同宗的刀法,剑锋直接劈向来者!

        恰逢狂风chui动,chui翻盖在秦知知脸上的盖tou,烟尘弥漫之时,一只金瞳蓦地chu现在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熟悉,那么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第53章

        狂风chui动,  掀起秦知知tou上ding着的盖tou,大片的火红se从视线中褪去,烟尘弥漫之中,  秦知知抬首,蓦地撞ru一只熟悉金瞳里,像晶莹剔透的琥珀,  反she1着稀碎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liu光溢彩,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    撼天剑尖直指他的眉间,  对方双指夹住撼天的剑锋,  急速后退,  衣袂翻飞之间,louchu那张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鼻梁ting直,  眉如远山。凤眸狭长,飞眉ru鬓。一只黑瞳一只金瞳,  衬得他恍若九天之仙,不落凡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张秦知知很久都不愿也不敢再想起的容颜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每提及,  都扯着xiongkou一阵一阵,chou似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双脚落地,纹丝不动,不过指尖微微用力用力,  撼天剑shen在两边受力之xia,剑shen不自觉的弯曲。他眉tou轻皱,  撼天gan受到主人的气息,  嗡鸣作响,秦知知只觉得虎kou一阵酥麻,  xia一刻被剑气直接震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撼天剑从手中垂落,  直直charu两人脚边松ruan的泥土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万籁俱静,  仿佛世间所有都陷ru了沉睡,唯有风轻轻chui过,安静的拂过两人的发梢与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垂xia了yan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第一想法是,竟然真的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明是早有预料的答案,可在揭晓的时候,秦知知还是不由自主的心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是他?怎么会真的是他?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低喃:“你竟然真的是剑mo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恍惚间她觉得,谢煜台好像已经死在了mo窟深渊之xia,她不知daoyan前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究竟是什么人。他是否还记得自己呢?还是,他不过是个披着谢煜台pinang的陌生人?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突然觉得,后者对于自己来说,更不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人也是一直没有动作,直到秦知知说话这才动了动脚,似要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突然开kou:“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煜台脚步微滞,真的就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知知人还低着tou却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特种兵室友强上(h) 漂亮美人ai吃rou【高H合集】 【高H】王女殿下不可以! 湿漉漉的月光(NP) 樱桃汁(校园,青梅竹马,h) 少主和阿箬(1v1h)